试图理解脑子里的歌词与诗句

斯德哥尔摩恋人

斯德哥尔摩恋人#3.1 尤里生日快乐!!#

  高亮ooc预警,暴力抑郁预警

    病娇尤里x躁郁症维克托

  


  尤里生活的并不好


  从高楼上摔了下来,不是自己想的,是被害的。摔断了腿,头上缝了好几针。在医院里躺了好几个月,躺的腻烦了,闲起来就教同病房的孩子们读书。曾经他再不济,也是个少年,有着一帮朋友。而在这里他什么也不是,谁也不认识他。


  没有鲜花和零食,当隔着帘子孩子接受父母的照顾时,被昏暗油灯照亮的身影映在粗麻布上,就像噩梦中的梦魔拖拽着长长的影子一点一点爬满了他虚荣的心。


  他开始变得暴躁,他很每日来的医生和护士,以及别着噌亮徽章的马脸短上衣们,每当他们温和地向他询问事情的经过,尤里觉得这都是对他的一种剥夺。硬生生的撕开未长好的伤口的痛楚,逼迫着他进入了一个又一个死胡同,他面对着上天的拷问,四面八方的声音如尘暴袭来。尤里的行为一天一天的变得古怪,一天一天的不可救药。他已经放弃了对真相的探寻,只是一味地对着调查短上衣尖叫着,有时是圣经的句段,有时则吟唱着撒旦的诗句。当他累的时候,眼泪涌出来他苍白的脸庞,他喃喃抽泣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直到有一天,调查员见到了平静像是住院前的尤里,一切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当欣喜不过三秒钟。尤里自顾自的说到:“你们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凶手。”低沉的声音引得调查员一整寒颤。


  “为什么不放我出去!!为什么!!”尤里站起来大声吼叫道,拉住调查员的衣领,摇晃着,尖叫着:”你们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不把真相公之于众!!”对于调查员的劝说和请求,他像一只正在打气的气球,一点一点向着爆炸奔去。“骗子,骗子,骗子!骗子!!”他的音量越大的刺耳难听。措手难办的短上衣只是叫来护士,打了一针镇定剂。药效上来的尤里不在尖叫只是像孩子般自我耽溺的喃喃自语。


  渐渐地不再有人光顾,顺着上层的意思,护士们将他转移了病房。


  那一天,当所有人用看着危险品的眼神盯着他的时候,他意识到了,原来自己已经染上了黑暗的颜色。他被绑在床上哭着问护士姐姐可不可以不转移可不可以不送自己去.....我是正常人啊我才。平日里待他甚好的姐姐也哭着间镇定剂打入了他的静脉,安定的效果抚平了他的痛苦,只剩下困意袭来。


  尤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被移到了一间没有窗户的病房。


  里面有一个外斜躺在床边的青年,他看起来比自己比年长一些。可说出来的话却有股无赖的味道。


  当他第一眼看到尤里的时候,感觉他苍白的脸上有了病态的红晕。他激动又兴奋,一开口竟然是:“你好呀,小矮子!”


  


  瞬间炸毛。


  


  男孩之间没有意外的干了一架。结尾就是,以青年嬉皮笑脸的递来了小饼干。蹲在地上看着尤里带着敌意和反感的目光一口一口的吃下小饼干,他笑的很开心,但是尤里不懂他为什么笑的开心,当最后一个小饼干下肚,青年轻轻地为他擦去了嘴角的残渣。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使尤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半地,没有人对他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了,即使是父母,即使是.....偶对爷爷也曾经在桌前这么看着我。那烛火照耀下,他的目光很和蔼他的眼睛里倒映出小小的我。


  “我叫维克托。”


  “我叫尤里。”


  “你好呀,尤拉奇卡!”


  


  瞬间炸毛


  


  尤里报复性地喊他:“维恰。”当然,被护士姐姐知道了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把两个人的双手叠在一起,“愿主保佑。”在幽暗的火烛下,尤里看向了维克托的眼睛。他的眼睛像是被冰窟吞噬,星星点点的火光照亮了他的寒冬。


  维克托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了钻石。


  


  之后,他们还是日常打架。大多时候,怒气来自尤里,而暴力来自维克托。


  而第二天尤里就会在床头带来的各种小零食。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咀嚼一边观察这在对面病床上笑眯眯的老狐狸。他很害怕,因为清晨与夜晚,天使与恶魔在交换。他们不停的乱换,将尤里的心像松动的多米诺一点一点的击溃崩坍,掉入万丈深渊。


  


  维恰会温柔的叫唤他。


  维恰会用好吃的招待他。


  但少年在晚上躲在床上,掰着指头细数维克托的种种。在温暖的回忆下陷入沉沉的回忆。尽管,他被束缚在这个拥挤黑暗如蚕蛹的房间里。他觉得维克托就是他的明灯,尽管前来勘察的马脸可不是这样想的。尤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和嘴角还没有长好的伤疤,带着敌意的眼光注视着来人。


  本以为将他转移到偏僻的病房他会冷静下来的上层着急了,立即将他转移了出去。维克托最后一早上给他糖果像是他初次到来的样子,他沉默的坐在病床上,在黑暗中看着被束缚的尤里一点一点转移出这个黑暗的角落时,维克托忽然站了起来,分离奔向尤里,他还是晚了一步,黑暗的大门锁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没过多久,尤里的事件风头也过了,检察院吩咐医院放人回家。回到家的尤里,看到母亲黑着脸坐在桌前,他欢喜的唤着母亲而母亲只是将烛台砸向了他,金属的声音在耳边炸开,迟迟未来的酸痛从膝盖关节处用力敲击着神经,他又一次体会到了从高楼上坠落的疼痛,像是病久未愈的风湿在阴雨天气周而复始周而复始。在他脱力跪下前,他的母亲拿鞭子用力抽向他的背。


  他彻底的从心里崩塌了。


  爱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他始终不解为什么自己会被上天这么对待。


  


 

    尤里站在曾经的高楼上,张开双臂,迈出一步。

   “BEYBEY,the,f**king world。”


  


  当他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那个医院,在熟悉的消毒水味里,被推向了那个黑暗的房间。

  

  



  


  


  急急忙忙的把这个写出来了,太抑郁了很对不起。

  


  



【维尤】后台暗恋(2)

第一次尝试,写一篇小短文忐忑的发了一小部分看到真的有人还在这个冷圈子里真的有一些无法名状的感情。

  ooc预警ooc预警预警预警

       这篇有点水 最近有点忙所以有点生疏了

       没校对有错的地方请提出来【土下座】


    5


  第二天,尤里一大早按维克托乱七八糟的老二规定赶到了位于市中心豪华地段的公寓。


  顺路买了面包,在咖啡柜台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瘦瘦瘪瘪的钱包,想想还是不买吧,维克托那个混蛋肯定饿不死。排队结了账拿了面包就走。过了一会,店门口的铃铛响起来,金发的小男孩从柜台拿走了一份早餐结了账,上早班的店员感叹,那是个善良的孩子。


  尤里进到小高层的公寓还有点紧张,等电梯门叮的打开,看见维克托从门那露出一个脑袋,说道:“尤里!我闻到了咖啡的味道了!!是给我的早餐吗?一定是给我的,小猫只能喝喝牛奶啊......噗!”尤里气的脸都变色了,要是平时大魔王的他早就一脚踹上去了,一个眼刀过去,维克托没声了,打哈哈让尤里进他的工作室。


   可能天生有灵性,拍摄异常顺利,一周下来进展远远超过了预想。一时间校网上开始疯传他们两的传奇故事


  维克托看了现有的原片,拍了拍尤里的肩。“明天可以不来了。”


  尤里吸了一口奶昔:“哦,那你....什么时候教我唱歌”


  维克托笑了笑,那手指抵住了下巴:“嗯....?大概是你陪我拍完它,明天记得去公立游乐园陪我取一次材。”


  尤里猛吸了一口奶昔,拿着刚搜索完的手机问:“你确定是去取材而不是你的恶趣味??”


  大门口花花绿绿的人偶以及排着队牵着手不到尤里的腰纪的小孩子们戴着统一的帽子走过他的身旁,干笑了三声,心里已经把那个傻秃子扒了皮抽了筋。




  

   6


  维克托到达时尤里已经干等了半个小时了。他本人毫无自觉的拖着尤里进了这个多半人都不及他们腰的游乐园,并且一身轻的啥也没带。


  说是工作实际上也就是玩乐。并且是低级趣味的玩乐!在一帮刷着推特等待着旋转木马的小毛子早就把他吐糟了个遍。


    游乐园真的是自从妈妈走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的地方,第一次去的时候尤里就只有小不点的大小。


  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和软乎乎的手套牵着妈妈的手,焦急的等待着项目,趴在栏杆上时不时回头问:“快轮到我们了吗?”“还有多久呀?”妈妈像是永无止境的圈子,在打电话之余低下头说:“再等等,快了。”小尤里已经把头搁在栏杆上,看着前面小男孩的老虎气球,神气冲冲地倚在爸爸身上,爸爸的手上拿着薯条和热狗。尤里再看了看妈妈,她永远都在与

电话那一头的人交流,她像是博物馆里穿着华服的仕女,仿佛一生下来就和粉红色的气球无关,一脚踏入了大人的世界。她对衣服地要求近乎苛刻,容易都保持着正式而高贵的神态。“快到我们了,妈妈”尤里欲言又止,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好的,知道了。”不只是说给尤里还是电话那头扰人的怪物。但的的确确那电话挂断了。有的时候当电话响起时,尤里就会意识到,这个不是我妈妈,是被电话支配的怪物。


  尤里紧紧攥紧了妈妈的手,不希望她被大大的公文包吸走了。


  他们如愿以偿的刷完了儿童区的项目,当尤里和妈妈坐在回家的地铁上,站着的他问:"妈妈,你开心吗?“


  “开心,你开心就好了。”然后妈妈握住了他的手,突然握紧,就像是抓住了通往天堂的最后一根蜘蛛丝,这个女人她笑了,就像是哭了一般难看,尤里也紧紧地握住了她,脸涨得通红,腰挺得笔直地像是再守护宝物的骑士。他在心里像是裹上了糖浆。


  他期待着,下一次可以去动物园或者水族馆或者哪里都可以只要妈妈带我去我都可以。


  


  


 7


  但是,是没有下次的。


  尤里看了一眼与当时自己无疑的小孩子们,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们戴着买的小熊耳朵和自认三岁的维克托一样,拿着气球和爸妈准备的小便当,在路边他们踮起脚尖买来了一个热狗或者鸡翅。


  突然,尤里从缓慢匍匐的队伍中悄悄地脱离了出来,在小街上那些精致的带着橱窗的门口站的,看着虽然傻但是毛茸茸的有些可爱的玩偶,他很想买走小贩手里印着老虎的氢气球,想要去小摊买薯条和鸡翅。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生活费,止住了奢侈浪费的想法,乖乖的坐在长凳上发呆,等着维克托可以快一点玩完眼前这个小女孩爆满的旋转木马。


 


 


  “薯条来两份,两个大鸡翅两个热狗再加上一杯咖啡和奶昔”


  “是这么多吗先生?”眼前穿着打量的先生不像是会点这么多的人


  “是的,我一个人吃,我还有一个人”


  “来个气球吧,最丑的那个。”


  


  


 8


  在长凳上左等右等等不来小女孩维克托,冷的直跺脚。顺带着吓跑了一群拿橘子打仗的小孩子,数了一下一层有多少个木马以及今天他看见多少种不同的幼儿园的帽子。


  就当这些事情都干完了,就差没去数草丛中有多少棵杂草。


   他抱着一大堆吃的和一个画的像猫的小老虎一遍笑着一边摆着手示意,尤里犹豫了一下捂住了脸招了招手。


  “我跟你讲啊,这个巨好吃的,我看过路的人(其实多半是小朋友)都拿着在吃,我就多买了一点。”维克托坐在长凳上。


  把手上绕着的气球递给了尤里,打开了小吃袋,啃鸡腿顺带着眼神示意他快点吃。


  尤里接过吃的也开始吃起来,他是真的饿了。


  一边看着过路的小朋友一边吃的不咋地好吃但吃得太快没感觉的小吃,维克托最后优雅的收拾了留下了的垃圾。


  


  


  9


  在返回的地铁上,维克托讲了一点关于游乐场取材之后对场景布置的几点要求和接下来的假日都必须在他那里拍一套成片了(尤里拿着气球看着维克托问:“你真的取到材了”得到了”真的我真的超级认真的的。”的回答)


  “那今天算是约会吗?”尤里把气球的线缠得更紧了一点。


  “算是了,都去过游乐场了。”


【维尤】后台暗恋

学长维×学弟尤

一个耿直boy的故事

小小的放一个预告 希望大家喜欢




    尤里学校的姑娘见到他,都会调侃一句:“怎么还没有追到学长啊?”

    “哈??”这个时候,他蹲着都能突然跳起来,对着姑娘龇牙咧嘴,装作超级凶的样子回过去

    “要你管!”如果是米拉他就会再加一句“老太婆!”一般,戳小尤里的雷点也就是米拉。


  

    2


  尤里是新入学的学生,来之前发了誓要给爷爷长脸绝对要努力学习向偶像靠近。初来乍到在迎新会上,被学长学姐们哄着多喝了几杯,刚下肚就觉得头昏昏的,脸色潮红,视线飘忽,看见吧台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他们院校服的人,留着银色的长发,特别扎眼。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等对方都望过来,对他笑了笑。脑子一昏,磕磕绊绊地走向前去,站着笔直,大声对他说道:“你真好看!”


  对方回了一句“谢谢。”在许多人的哄笑中


  “做我女朋友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在宿舍醒来的尤里什么都不记得了。


  手机刚开机,米拉就打了个电话慰问了一下,顺带着叫他去看校网。尤里打了个哈气,活动活动了脖子,本准备起来了,被米拉的话吸引了注意力,疑神疑鬼的打开了校网。还没细看,就被首页慢慢的自己和昨天那个妹子的照片给吓到了,头条写着“震惊,小学弟自动求爱学长,是真爱还是玩笑???”


  再看着照片,尤里迟疑了几秒,猛地放大了那个妹子(?)的脸,横着竖着研究了几秒,再怎么看都是一位长相好看的男性。并且,照片清晰地显示着自己是怎么赖在他身上的。


  吓得他想去再睡一觉


  3

   尤里最后是被米拉从宿舍拖出去的。战斗力满分的米拉,从女生宿舍直接性翻到男生宿舍,敲开了尤里的二楼窗户,揪着他的耳朵拖出了房。尤里苦兮兮的对着一天的课,叹了一口气。带好了帽子偷偷摸摸的溜进了食堂,拿着面包吧唧吧唧地啃着。


  “啊,是维克托啊”四处传来大大小小的惊呼声。


  尤里看了一眼,舆论中心的正是那天被自己认错表白的学长。满嘴面包的尤里只听见自己僵硬的吞咽声。压了压帽子,准备凭借身高优势悄咪咪的窜出去,没走几步就被抓了个正着。就像提着小鸡一样的被银发的学长一路拖去了活动部室。


  米拉围观了整个过程,并默默地给尤里点了一个蜡。


  4


  “所以呢?你讲了一大堆是想要干什么呢?”尤里盘着腿看着声情并茂演绎着这个部是多么需要自己仿佛命运之门的钥匙掌握在他手中。很不解的歪了歪头,看着学长要他干啥。


  反正他都不会干的,他只想好好学习。


  和偶像一样做地下摇滚乐队。那就非常酷了!尤里暗自攥紧的拳头。


  “不要急,小猫你现在压根看不懂五线谱吧。”维克托笑着在他对面坐下。


  “哈??”尤里大声质问道“这和你捉我来有半毛钱关系啊?”


  维克托露出了商业性质的微笑“拜我为师,我包你学会,唱的比韩红还要好。”维克托摆了摆手“有条件的哦,小猫。”


  出来了,看起来温和实际上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鬼点子的迷之微笑。


  “当我作品的模特。”


尤里之后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被唱的比韩红好所感动而上了贼船。